您的位置:主页 > 政事 >

【聊政事儿】习近平为何一批再批“团团伙伙”?

原标题:【聊政事儿】习近平为何一批再批“团团伙伙”?

2014年年末,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其中一个主题,是总结中央纪委2014年工作,研究部署2015年的党风廉政和反腐败工作。

回放2014反腐,打倒老虎数量之多、级别之高,超出中国民众与西方观察家的预想,着实振奋人心、震慑贪念。兴奋之余,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会议对腐败形势的判断。第一,当前腐败现象蔓延势头“得到一定遏制”;第二,“全党要冷静清醒认识反腐败斗争依然严峻复杂的形势”。要知道,“依然严峻复杂”这一表述,与2013年初的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对腐败形势的判断是一样的。站在年轮更替的节点上,尽管反腐取得如此成绩,判断依然如故,让人充满期待、猜想不止,也让人感到警钟长鸣、高压延续。

虽说判断是相似的,但随着反腐斗争深入,内容重点有所变化。会上,中央再次提出“党内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据评论君了解,在中央组织工作会议、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十八届四中全会闭幕会、中央纪委四次会议等重要会议上,这样的要求曾反复强调、多次重申。现实中,从今年令计划、周永康、徐才厚、苏荣等腐败大案的突出特征来看,这也或成未来反腐的一个重头戏。

“团团伙伙”到底肿么了?事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评论君有话要说。

团团伙伙是利益媾和

反腐大戏不断的2014年,山西的成串成窝腐败案件,让“塌方式腐败”成为新词;收尾的年末,来自河南省委巡视组的一条消息,再次加深这一新词的印象。河南省委第五巡视组指出,新乡的政法领域腐败严重,市公安系统出现“塌方式”腐败。此时,评论君不禁要插播一句:团团伙伙不少,都是利益给“闹”的。

【聊政事儿】习近平为何一批再批“团团伙伙”?

团伙意味着什么?对某些干部而言,入团伙意味着进圈子,进圈子意味着进班子,团伙就是某些官员上位晋级的踏脚石;对某些商人而言,团伙意味着保护伞,既是输送利益的渠道,又是利益产出的“聚宝盆”,商人就成了团伙圈子里的“润滑剂”。如此这般,团团伙伙形成了两大派系联盟,一个是利益共同体,一个是权力共同体,最严重的就是利益与权力间的媾合。

既是一伙人,同操一摊事,团伙中的攻守联盟自然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塌方的特点也在于此。在利益腐败链条中,会发现有些干部乐于拉关系、套近乎、抱大腿、选战队、攒局场。久而久之,因为籍贯联系、同窗交往、行业领域、服务于同一领导等交集,形成了“某地系”“某油派”“某秘帮”“某局党”,等等。不过,事实证明,不管是出于靠圈子庇护得来的安全感,还是靠圈子借力得来的上位机会,都是一时而已。

团团伙伙坏了政治纪律

本届中央从严治党的一个关键词,就是“纪律”。中纪委二次全会强调政治纪律,三次全会强调组织纪律。在刚刚召开的这次政治局会议上,同样强调“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团团伙伙,正是跟守纪律、讲规矩的要求背道而驰。当关系替代信念、山头替代组织、圈子替代班子、商业原则替代组织原则时,党性原则何存,党组织的战斗力何在?在利益网和权力链的操纵下,形式上的团伙带来的不是战斗力而是对党的肌体的深度腐蚀,带来的不是向心力而是对“领导核心”的蚁食啃噬。

【聊政事儿】习近平为何一批再批“团团伙伙”?

团团伙伙坏了政治纪律。维护党的团结统一,党员要服从党组织,是我们党最根本的规矩。团伙则恰恰相反,它割裂了党的一致性,党员干部听命于某小团体。远有沈阳的慕马大案,中有广东茂名的窝案,近有山西官场的塌方式腐败,案案惊心。团伙式的腐败渗透力很强,即便在反腐高压下,纪检队伍也曾出现“灯下黑”,向嫌疑人通风报信。同样地,基层的团团伙伙也值得警惕。2012年,安徽萧县一县委书记的落马,牵出百名干部倒下。可见,刹住团伙风,必须严格政治纪律。

团团伙伙还坏了组织纪律。干部选拔任用,遵循任人唯贤而非任人唯亲。团伙最直接的就破坏了“贤”的标准,多了“亲”的成分。这种“亲”除了亲属关系,更重要的是利益交换,买官卖官之风见长,行贿受贿之气更盛,衡阳贿选案则是其中的一个缩影少数地方卖官鬻爵的涉案资金达数千万元,边腐边升,令人大跌眼镜。近日,全国组织部长会议就喊话,“凡是跑官要官、买官卖官、拉票贿选,凡是私自说情、打招呼干预选拔任用干部,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刚刚发布的《2014—2018年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也明确党政领导班子要从严要求,强化纪律建设和党风党性教育。